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交流园地

“公司发展我成长 我为祖国建铁路”征文比赛优秀奖——父 亲

 作者:罗念平          浏览次数:  时间:2019-09-03

父亲原是一名铁道兵,后来在轨道车司机的岗位上一干就是三十余年,直到退休。

儿时的记忆里,很少有父亲的影子。印象中最早的一次是在四岁时。父亲回来,给我和哥哥每人带了一条皮带,那时候从来没见过皮带这种东西,很是兴奋。但父亲可能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见到他的儿子,不知道小孩子根本用不上皮带这种东西,而且对那时的我们来说,也实在是太长了一些。于是那两条皮带就跟着我们从湖南老家搬到了湖北襄阳,一直到我上初中,皮带才开始用上。

小的时候很崇拜父亲,因为他懂得很多,问他什么都能回答上来,每次回家都会给我和哥哥讲很多外面的事情。搬到湖北来时,坐了很长时间的火车,途中有很长的一段铁轨旁边都是水,我问父亲:“这个湖怎么这么大?”父亲告诉我们,这个是柘溪水库。后来我学了地理,哪怕是到现在,我都没有弄清楚父亲是怎么懂得那么多的知识,我甚至觉得这些都是他们那一辈人必备的常识,要不然在那个没有手机电脑的时代,要如何带着一家人坐船坐车进行千余公里的迁徙。

零八年大学毕业,在武汉就近找了一份工作,第一天晚上上班,加煤车就不知道为何起火了,从车上逃下来的时候,戴着手套都能感觉到扶手的滚烫,回到宿舍整个身上都是煤灰,鼻子里也全是黑的。第二天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没说什么,但我还是换了工作,跑到深圳的一家工厂打工。一零年,父亲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回来工作,因为这里是他工作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家,他相信这个家也同样适合我。这是父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干涉我的工作,所以我听了父亲的话,从此跟他一样,成为一名铁建人。

到了这个岗位上,才开始理解父亲。在一篇文章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和平发展时期,天上的事,交给航天人,地上的事,交给铁建人。这是无上的荣誉,是一代又一代铁建人的坚守。到今天为止,已经过去了九年,太中银铁路、沙特麦加轻轨、汉宜铁路、宁杭客专、宁西铁路、宁波地铁……这些项目的建设,都有我的一份力量,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成就感。记得在深圳打工时,过年回家的火车票极其难买,而那时刚刚投入运营的武广高铁更是一票难求。可现如今,出门没多远就可以坐上地铁,和高铁无缝换乘,到家的时间缩短了一半。我相信,随着铁路建设的发展,以后会越来越方便快捷。

现在,父亲已经退休了。我很少能抽出时间陪伴在他身边,但我知道他能理解我,父亲时常教导:不管怎样,先做好自己的事。一直以来,我都以父亲为榜样,为城市轨道交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而我的哥哥、我的妻子,他们也一样在各自的岗位上为铁路建设事业忙碌着。是的,我们一家,四个铁建人。

我最向往的,就是每次送电开通之后看到列车缓缓进站或呼啸而过,然后在心里骄傲地说:这是我们铁建人建的!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