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群天地
首页
>党群天地>工会工作

女职工读书系列征文活动优秀作品之三:母爱的馨香

——读《苦菜花》有感

 作者:胡丽          浏览次数:  时间:2018-06-26

《苦菜花》,一部红色经典作品,作者坚持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原则,以满腔的热忱和质朴的表现方法,讴歌了抗日战争时期胶东半岛昆嵛山区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和蓬勃向上的精神风貌。更为之动容的是,它成功塑造了仁义嫂这一普通而感人的革命母亲的艺术形象。

读完小说,头脑中深深印上了两个词——苦菜花和母亲。母亲说,苦菜花根是苦的,花是香的。我查了资料,苦菜花,俗称苦麻子,性温味苦,药食兼具。我只看到过它的图片,仅从俗称推断,估计苦菜花的外形不太好看。加上它特殊的味道,使它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但在青黄不接的春荒,它的清凉可口,显得异样重要。还有它那金黄色的花,飘散着馨香,又觉得它不普通。我想,母亲就是苦菜花的化身,苦了自己,香了他人。作者把母亲置于严峻复杂的斗争漩涡之中,在民族与个人、生与死的重大抉择面前,挖掘人物复杂的内心变化。正所谓,寒凝大地,苦菜花开得更灿烂;血雨腥风,母亲胸膛更坚挺。电影《苦菜花》我也看过,它删去了人物的人性化描写,而将敌我斗争,阶级斗争的主题放大拔高。我认为它有悖于小说原来的精神,没有尊重原版。所以我更衷情于散着墨香的书本。

母亲将儿女一个个微笑着送上革命道路,是什么给了她抉择的力量?是目睹日本人野兽行径后的觉醒,是对特务汉奸残酷迫害的反抗,还是……

母亲当初面对大女儿娟子要参加抗日时,心中满是疑惑,眼中都是恐惧。王唯一被抓当晚,枪声响起时,母亲便后悔不该让女儿去,为什么不拉住她呢?在群众转移前夕,德强哭着闹着要去打鬼子,母亲微微地可是断然地点了点头,答应为儿子去请战。母亲一次次不忍心孩子受委屈,宽恕他们的行为,应允他们的请求……在做这一切时,她没有考虑很多,她纯粹是为了对自己儿女担心和疼爱来做这一切的。

母亲,一个普通农村妇女,如此坚定地走上抗日道路,仅仅是外界环境的影响,我想是远远不够的。每一次母亲点头,都要本能地考虑儿女的安危及以后的生活。母爱是母亲支持儿女参加革命以至于自己也走上革命道路的动力之源。

母爱对于我们而言,是一种珍贵无比的赐予。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另一时期的一位母亲吧。

故事发生在山东高密东北乡。在三年困难时期,村子里有一位妇女,给生产队推磨。家里有两个孩子和一个婆婆,全都饿得奄奄一息。万般无奈之下,她开始偷吃磨道上的生产粮,只是囫囵吞下去,并不嚼。回了家,赶紧拿一个盛满清水的瓦罐,然后取一只筷子深深探进自己的喉咙,将那些来不及消化的粮食全部吐出来,给婆婆和孩子煮粥。后来她吐得熟练了,面前只需要放一个瓦罐,就可以把胃里的粮食全部吐出来。正是那些粮食,让婆婆和孩子们熬过了最艰苦的三年。她也熬过了那三年。可是她的后半生,在完全可以吃饱的情况下,这个习惯却依然延续,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看到瓦罐,她就会将胃里的东西吐干净。当她的儿女可以吃饱了,她的胃,仍然是空的——因为她看到了瓦罐。她曾经一度挣扎:那是公家的东西,即使我饿死了,也不去拿。可是她没办法,她可以允许自己被饿死,但不允许自己的儿女被饿死,她宁可自己背负一辈子的心债。

不同时代的母亲没有可比性,但母爱是相同的没有了革命时期的牺牲,没有了困难时期的进退两难,我并不觉得我的母亲不够伟大!

弟弟小时候很顽皮,加上天生汗脚,袜子又脏又臭,而且破的相当的快。母亲几乎天天帮他缝补。无论是洗过的,还是没洗的,母亲都仔仔细细缝补,然后张大嘴巴,凑到那些袜子上,狠狠将线头咬断。而我呢,胆子特别小,晚上上厕所都得母亲陪着,更别提自己走夜路了,回家晚点,母亲就得接我。什么虫子呀猫儿狗儿啦,我没有不害怕的。感触最深的是,一个下午,我和母亲走到一个拐弯处,一只凶狠的大狗扑过来,我吓得边哭喊边往母亲身后躲。母亲伸开双臂挡在我前面,呵斥着大狗,护着我退到了后面的一个柴垛上。还好主人及时出现,我们有惊无险。我当时就浑身一软,瘫在了母亲怀里,哭着说:“妈,你就像老鹰抓小鸡中的鸡妈妈,妈妈,你真好!”其实我当时并不知道,母亲最怕狗了,还曾经被狗咬过。可是她护着我时没有一丝的害怕!

我常常想,是什么使一个女孩成为一个女人的,一个成熟的女人?从出嫁前处处需要别人照料到婚后尽心尽力照顾好全家的生活起居,难道是婚姻?婚姻有如此神奇吗?《苦菜花》中母亲说,有了苦,才有甜;没有苦,哪能使甜成为甜!婚姻只是一个媒介,使女孩成熟的是母爱。经历了分娩的苦痛,激发了母爱,使女孩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母爱,我们赋予了它太多的诠释,也赋予它太多的内涵。没有历史的震慑心魄,没有大海的惊波逆转,母爱于平凡中彰显魅力!


(作者:新港项目 胡丽)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